退思

忙完5月

[周伞]见鬼

[周伞]见鬼1

周泽楷发现自己能见鬼了。

这是一只很调皮的鬼先生。他发色有点浅,穿着一件白衬衫,看起来有些稚气。为什么说它很调皮?因为周泽楷往左,他也往左飘;周泽楷往右,他也往右飘。

但这不是重点。

重点在于周泽楷忍无可忍地想要绕路的时候,鬼先生懒洋洋地抬了抬眼:“好狗不挡路。”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鬼先生猛地飘过来,眼珠直直盯着:“你能看见我。”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“你能看见我对不对?”鬼先生不依不饶地飘上来“别走啊,我都八百年没和人讲话了,喂,小鬼!”

周泽楷停下脚步,回头道:“别叫”

“别叫什么,别叫小鬼吗?可你才这么大不叫小鬼叫什么”

周泽楷充耳不闻,耳边的声音渐渐没了,他犹豫了一下,回头看了看。

调皮的鬼先生没有跟上来,他斜斜地靠着墙壁,清晨微弱的阳光映在那张清秀的脸上,透着莫名的忧郁与孤独。

周泽楷张了张嘴,“你叫…什么…”

鬼先生愣了一下,眼睛弯成了一线月牙,洗去了所有阴霾。

“苏沐秋”

“…周泽楷…”


周伞好萌啊为什么文这么少只好自割腿肉

白雪公主改写

“魔镜魔镜,告诉我谁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”
“当然是您,尊贵的王后殿下”王后高傲地抬起头,满意地走出卧室。
寂静的卧房突然传来轻微的响动声,高大的镜子后面,国王慢悠悠地晃了出来。

毕业

她放下背包,顺手往兜里一摸,糟,没带钥匙。
刚打算给室友打电话,突然想起:毕业了,她们仨已经走了。
月光从窗户里泻下,她仰头望了望门框,以前那三人怕她忘带钥匙,总会放把钥匙在上面,现在估计只能找宿管了。
她感慨地往框上一抓,手心突然传来异样的触感,张开手,三把黄澄澄的钥匙正静静躺在掌心。

我用什么才能见到你?
我给你瘦落的街道、绝望的落日、荒郊的月亮。 
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。

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,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勇气和幽默。 

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。 
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——不营字造句,不和梦交易,不被时间、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。 

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花的记忆。 
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,关于你自己的理论,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。 
我给你我的寂寞、我的黑暗、我心的饥渴;我试图用困惑、危险、失败来打动你。

然而我知道,我永远不能见到你。